赵有无

有法不应生,无亦不能生。

很奇妙的一件事

我仿佛总认为寂寞是炽热的。


我猜别人对寂寞的描述都是些“清冷”之类的词,产生的联想也都是凄秋落的雨之类的,但我在我的随笔里翻捡(并没有,就那么屈指可数的几篇哈哈哈)的时候,却发现——

“笃笃笃”三声,无人应答。在寂静浓得可以泡茶的夜里,这三声就像刚点着的线香一样,默然地发散开来。

寂静就像烧开的水一样。

用滚烫的寂寞冲泡开

一袋速食爱情

是滚烫的。


这是为什么呢!!!!反正我暂时没想明白_(:з」∠)_

猫在雨里转着圈
金鱼吐着泡泡登堂入室
我蹲在草地上抬着头

牡丹灯笼

下午茶的小蛋糕

170210 不好看的诗

十五岁写诗,十六岁大学。读个
空泛的专业,做个无用的人。研究生
之前,告别肤浅,在读书的空暇工作
一年。然后买一张机票不告而别。说着
偷偷学会的语言,从意大利捡一个
男朋友或是半份婚姻。在三十岁之前填满
空白空白和空白。马上,马上。牵住了
绳。车厢已经嘚儿嘚儿向前头。我
手一提,不知是勒马还是扬鞭。

暂搁笔。

蘑菇培根白汁意面

栗子蛋糕🌰
里面
原来
真的有
整个的栗子

啊 牛肉饭
啊 生鸡蛋
美味

好忙

但还是好想写词啊

翻滚

12

© 赵有无 | Powered by LOFTER